2011年7月7日星期四

净选盟2.0 Bersih 2.0

净选盟2.0 Bersih 2.0

2011年7月09日,只剩下3天。在网路号召之下的Bersih已经唤起了整个马来西亚子民,甚至惊动了最高“黄”(皇)家最高元首出口。这净选盟可说不简单,我想也是因为马来西亚的政治因素有关。想了解更多有关净选盟

净选盟中文官方网

净选盟资料库

在独立新闻专栏中看到一则报导,非常的有趣。

一直到昨天为止,净选盟在与纳吉政府的博弈里占尽上风,然而,随着净选盟主席安美嘉“面圣”之后所宣布的和平游行到皇宫被取消,转战莫迪卡体育场后,情况变得非常微妙。有人说这是一种“侮辱的妥协”,也有人说净选盟已经达到某程度上的胜利,从网民两极的反应来看,双方的论调都有一定的支持者。
从日前的山雨欲来,对比目前的天晴气朗,无论是净选盟或纳吉政府都得以冷静沉淀,布局下一步。且让身在局外的我们,一同回顾这场精彩博弈的一路走来吧。

在经过长时间与选举委员会的沟通不良后,净选盟率先吹起街头和平游行的号角。经历过2007年的Bersih 1.0(据闻当时有大约5万人上街),双方都不敢轻视对方。掌控平面媒体的选委会(或更贴切为纳吉政府)如临大敌,在媒体上放话辩称他们已经在不断改革,选举也没有任何不公平的想象,否则308时就不会有五个州属同时沦陷。选委会指责净选盟的诉求乃索求无度,甚至强人所难。举例,选委会无法确保民联和国阵都能在媒体上有同样的曝光率,它们只能给予媒体“劝告”,然而,这个理由在民众的眼中等同于狡辩,也变相地承认了选举存在着不公平现象。

失去主流媒体加持的净选盟并没有完全处于挨打状态,它们在网络找到了另一条出路。经过了308和砂选的洗礼,它们更懂得运用网络媒体来聚集群众,引起注意。净选盟清楚地告诉民众他们的八大诉求,把自己定位为“追求干净与公平选举的联盟”,把黄色定为“干净的颜色”。

由于净选盟的定位非常清晰,8大诉求也理直气壮,所以能轻易牵动千万选民的情绪神经,让黄潮在网络一夜间遍地开花,一举攻破选委会的薄弱城墙,也惊动了纳吉政府。

短兵相接,这一战的净选盟攻敌不备,赢得漂亮俐落。

常言道,枪打出头鸟,接下来的情况变得更严峻,也更为复杂。在净选盟高调地呼吁民众709走上街头的同时,警方开始以“维持公共治安”的名义介入,进行强硬的打压。警方首先以游行没有得到批准,劝告民众不要参与,可是眼看网络上的黄潮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,警方的第二轮攻势比网民更为激烈,就是牵强地把净选盟标签为非法聚会!

这时候的警方可谓草木皆兵,凡举任何黄色,或印有干净(BERSIH)的字眼的物品,衣服都一律被列为违法,进行逮捕!警方甚至还试图为净选盟渗入许多“犯法元素”,包括由共产党资助,破获“净选盟”用以“推翻政府”的 汽油炸弹及巴冷刀等。

对于警方的对号入座,民众自有另一番见解,我们都相信欲加之罪,岂无词乎?然而是非对错,自有公道在人心。第二回合的抹黑之战,也在警方的介入后掀开序幕。

一部好戏不能只有男女主角,绿叶配角也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,这时候土权与巫青团登场了。前者来搅局可能是意料中事,然而,让警方始料不及的应该是巫青团的高调参战。身兼民联超级助选员和(自称)马来主权捍卫前锋的土权从一开始就错估形势,以为这是一场种族的对抗,所以才会发表“华人屯粮论”,可是后来当它发觉其论点完全站不住脚时,其“正义之师”也溃不成军,不攻自破。

徒留下伊布拉欣落寞的身影在远处呐喊叫嚣,为大众继续卖力演出,真是情何以堪啊~(个人非常佩服伊布拉欣的专业精神,恳请大家为他鼓掌,呵呵。)

而巫青团的加入也在某程度上反应出凯里与巫统主流已经渐行渐远,所以他才会把心一横,不理会内安部长的劝告,尝试在大选前突出自己敢怒敢言的形象,为自己的政治前途铺后路。奈何事实胜于雄辩,无论是土权或巫青团都不成气候,在警方眼中的对手只有声势浩大的净选盟。

净选盟这边厢在极力筹划和平游行,另一边厢必须面对警方,土权和巫青团等多路夹攻,压力之大可想而知。然而让我非常敬佩的是,主席安美嘉坚决不向任何一方(尤其民联)靠拢的决定,否则将会身陷警方预设的陷阱,让709涂上反政府的色彩。

净选盟知道,网上媒体是它的唯一出路,所以它借力使力,以被打压的低姿态出现,在理性的诉求和感性的呼唤下,激发广大的网民(尤其是中立和偏民联的网民)自动自发地在网上呼吁身边的朋友走上街头,这种众志成城的决心,说白些,是无敌的。已经习惯绝地求生的净选盟,这一回合的反击简直是无懈可击!始作俑者的警方败得如此难看,又怪得了谁?

接下来的对战几乎是整个纳吉政府对垒净选盟,其实到了这一刻,净选盟无论在声势或动员都大幅度领先,胜负已没有悬念。这时候国阵唯一能做的,就只剩下出动所有的领袖,一字排开在主流媒体上或“劝告”,或“呼吁”或“恐吓”民众不要参加709和平游行,且不断宣传该游行是非法的,是有隐议程的。

警方则不断动用紧急法令(类似内安法令)来制造黄色恐怖,更恫言不排除会运用内安法令来对付出席者,希望借此打消民众出席709的念头。然而,如箭在弦的和平游行没有取消的迹象,和平请愿的人民没有后退的理由。民众都在各自盘算如何能突破警方的防线,会合净选盟,一起游行到皇宫提呈备忘录。

眼看一触即发,无法避免的终极对战,却在最高元首判布的特别御词后急转直下,迎来了博弈的收宫之战。为何纳吉政府会在决战前夕祭出保命底牌?其实原因很简单。试想想,若纳吉政府在空城而出的情况下,仍有10万人选择走上街头,其破坏力之巨大,非他们能承受得了,所以,他们宁可间接向净选盟妥协(承认集会是合法,和提供示威场地),也不愿看到街头游行,乃两伤取其轻。

纳吉政府一方面可以给自己,巫青团和土权提供下台阶,另一方面也把烫手山芋丢给净选盟。若净选盟执意走上街头,将会背上“叛君”的罪名;若听取最高元首的劝告,则会动摇原本执意上街的民众。此一招乃攻敌之比救,尝试为深陷劣势的纳吉政府扳回一城。

可是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净选盟的反击更为漂亮。在“面圣”之后,净选盟同意把场地改为莫迪卡体育馆,表面上是对纳吉政府妥协了,看深一层,其实不然。

首先,在净选盟“面圣”后,其“合法性”已经得到肯定,反印证警方之前的逮捕行动有违法之虞。再者,净选盟的行动已经得到最高元首的高度关注,其中的8大诉求更被媒体广泛报道,人民对选举不公的现象也高度聚焦,相信某些相对容易达成的诉求可以立刻付诸改革,如使用不退色墨汁。

最后,安美嘉在放弃了两败俱伤的和平游行的同时,也逼使纳吉政府重回到选举改革的棋盘上,相信净选盟在民意高调的前提下,能在接下来与政府的谈判中保持制动权。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这场博弈的收宫之战,净选盟能转被动为主动,兵不刃血地完胜对手,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实在应计首功。只要网民冷静下来,必然会同意安美嘉的最后一步棋,能不战而胜,才是胜利的最高境界啊!而且,我们不该只争旦夕之勇,更应该放眼千秋。

(截稿后我们看见纳吉政府对净选盟继续进行的“打压”,明摆着是“输打赢要”的流氓举动。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。)

后记!
虽然不能前往西马参与他们,可是精神上支持他们,希望这能顺利的进行不因极端分子的破坏搞砸了。
做了个图,代表支持他们!yeah!

没有评论: